|

诚信垫底,还是真的很忙? ——工作时长可以解释各国失物提醒比例差异

日期:2019-06-25   来源:原创于同奎

6月20日,Science杂志刊发题为《Civic honesty around the globe》的论文(https://science.sciencemag.org/node/727934.full),介绍其在40个国家进行的大规模行为实验结果,发现得到我国对遗失物品发电子邮件提醒的比例最低,得出我国社会诚信垫底的结论。我查询了一些国家的平均工作时长数据,并与论文中的失物提醒比例数据进行相关性分析,发现一个国家平均工作时长越长,失物提醒的比例就越低。所以,不是我们不诚信,而是太忙了!

Science论文的实验设计为:研究人员假扮拾金不昧者将钱包(有些有钱有些没钱)交到酒店、银行、博物馆、邮局等工作人员手中,看有多少人会根据名片上提供的电子邮箱(名片上没有电话和地址),主动联系失主。各国对遗失物品进行邮件提醒的比例如图1,其中竖线是我添加的,是为了后面从中读取数据方便。


论文引起了广大学者尤其是中国学者的关注和争论。也有很多学者撰写了较为系统的评论,如目前我看到的有:李晨阳在科学网的文章:https://mp.weixin.qq.com/s/sJFEPy3FqAzmktb0vDVZrw。柠檬木聚糖在观察者上的文章: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132199。英国报姐在今日头条上的文章:https://www.toutiao.com/i6706081122360492556/

我从一个新的视角来看这个问题,基本思路是:我们国家的前台工作人员很忙,没有空去处理这么琐碎的、看起来不重要的遗失物品。

为了验证我的这个想法,我查询了各个国家的人均工作时长,因为如果一个国家的人均工作时长越长,那么平均而言应该会越忙,就越没空去处理这些琐碎失物。

工作时长的数据我是从wikipedia上获取的,链接为:https://en.wikipedia.org/wiki/Working_time。(还有很多国家的工作时长数据没有找到,等找到了再做更细致分析。即使仅从已有数据分析,也已经有较好的结论。)

失物邮件提醒的数据Science文并没有公开,只有一张图。我通过认真比照论文中的图,粗略估计出失物邮件提醒比例的数据。这还是花了很长时间的,还通过如图1中画的一些辅助线来尽量减少误差。

然后把工作时长和邮件提醒比例(钱包无钱)做了一个简单的散点图,可以看出清晰的负相关关系,计算相关系数为-0.758283900374380p值为0.000017610059091,非常显著。



做一个简单的回归分析,结果为:reporting_rate = 135.9141306354837-0.0498270231930*working_hours,其中R square为0.5749944735670,F值为29.7640327753885,p值为0.0000176100591,非常显著!所以,结论很清晰:一个国家的平均工作时长越长,对以实物品进行邮件提醒的比例就越低!

其实,Science论文中也对各国提醒比例的差异做了很多分析,不过是从地理、文化、制度等角度来做的分析,我觉得这些都没有工作时长这个因素更显著,更有说服力。很奇怪这么高端的期刊文章居然不去分析这么简单而直接的解释变量。

总之,我们的前台人员没写邮件,绝对不是不诚信,而是太忙了!


作者简介:于同奎,西南大学计算机与信息科学学院副教授,从事用系统科学、计算机模拟等方法分析社会经济系统的研究,尤其关注惩罚和社会规范对群体合作的作用,代表作有《间接互惠、有成本惩罚和社会合作的演化》。